难忘家乡腊月

来源:嘉峪关日报2020年01月22日字体:

难忘家乡腊月

孙忠信

坐落在“北大荒”的东北老家,每年一进腊月就被一种过年的气氛罩起来了。农村虽然没有城里市场上琳琅满目的年货,也没有商贩们高声叫卖的喧嚣,但在那茫茫的原野上,村村落落却早已被杀年猪、蒸年糕、写春联、贴年画、扫尘、送灶的气氛烘托得年味十足了。

家乡在杀年猪这天有摆“村宴”的习惯,即不论是谁家杀年猪,都要一家不落地请全村人大吃一顿。记得幼时学的《庄农杂字》上有这样一段话:叔婶大娘,喜聚一堂。南北大炕,饭桌摆上。酸菜炖肉,粉条烧汤。膀蹄肘子,切碎端上。六个盘子,先吃血肠。这便是家乡“年猪宴”的绝好写照。杀猪这天一大早,大人便打发孩子去各家请客,我小的时候就担当过这种“差事”。若是有谁家不来,大人便要亲自出马,拉着扯着非把你请来不可。北大荒人多么纯朴而实在啊。

宴请乡邻的肉是猪身上最好的肉,切成大片,放在一口大锅里,加上酸菜、粉条和调料一起炖煮,而肘子和血肠则是要分别切盘的。提起血肠,那真是家乡的一道独特风味菜,其做法是很考究的:在接猪血时就要把各种佐料一起放入,同时要不停地搅动,不能让其凝结,待肠子洗净后趁热灌下,然后慢火炖煮。煮肠的火候和时间的长短很重要,煮老了吃起来发渣,煮的时间不到,切不成块。衡量杀猪人的手艺,一般不光是看他把猪收拾得如何干净,还要看他的灌肠技术。我的堂兄由于手艺高,人缘又好,村里请他去杀年猪的最多。

开席的时候,往往有这家主妇的简短“致辞”:叔叔婶子,大爷大娘们,今天把大家请来,没啥好吃的,尝尝我家的血肠吧。说是尝尝血肠,这只不过是谦辞,上完血肠之后,大盘的肘子、排骨和热气腾腾的大碗酸菜炖肉相继端上。在热热闹闹的谈笑声中,一席过后,全村人亲如一家,平日间如有磕磕碰碰的,随着人们的散去,也都烟消雾散,就此了之。

长大进城工作后,大发龙虎大战较早年的农村有了天壤之别的变化,唯有家乡腊月那浓厚的气息无法从记忆中抹掉,令人久久不能忘怀。


作者:孙忠信 责任编辑:李沛丰

嘉峪关日报
官方微信

大发龙虎大战
官方微信